〝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一場雷雨的午後貓鳴系列
   〈一眼鏡的長夜〉
  
  看來像是堆未洗衣物
  那個角落
  是座墳場深埋
  上午、中午、下午
  充滿皺摺的疲憊
  躺在房間與、夢鄉的最短路徑
  不過三步路的繁瑣
  
  被倒吊在秒針上的是誰赤裸?
  記得沒有打開風扇,隱約
  與窗籠裡的陣雨打了場遭遇戰
  也滑鐵盧了街尾巷弄的車水馬龍
  放逐到汪洋極地外,沒有企鵝
  多遙遠
  
  枕旁的眼鏡起了霧
  過往的鄉愁不是
  妳的聲音,有了
  
  兩個季節的陌生
  
  

  
  後記:
  多雨的台北,雖然寫的時候是晴天。
  
  唯一可以逃離現實的地方,是那看起來有點髒亂的床,當然,醒來還是得面對現實。不過人不就是如此?每天都逃往夢中,然後自以為獲得些什麼,然後繼續邁進。說夢是現實的墳場也不為過,而現實同時也是夢的墳場,深埋了多少思念?
  
  我是個操弄過去回憶的小丑,五顏六色,像彩帶一樣的攬在身上。這首詩看起來無色,是因為寫的是我,而那些繽紛的色彩也不過就是身外之物,擋不住雨水、擋不住城市的喧鬧;在凝結的空氣與被窩裡,夾在夢與現實之間,孤身一人、冰冷,妳恰似在那裡、又不在哪裡……
  
  妳是誰?
  
  在冰冷的床鋪上,只有眼鏡起了霧,
  在觀賞這篇詩詞的你,知道原因的。
  
  夏,2012, Apr, 13,一眼鏡的長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eika
  • 有點迷惘的感覺..

    有時候真的很想一直睡下去~

    p.s.因為空氣太冷鏡片起霧?
  • 這篇給你迷惘的感覺?
    嘛,也有。不過更多的是對過往失去事物的緬懷。

    然後,起霧的原因一定是因為有冷有熱,空氣是冷的,

    眼淚是熱的。

    夏德爾 於 2012/04/14 14:02 回覆

  • meika
  • 恩>.<
    感覺很想哭....
    (感覺你有點沉重)

    哭完就沒事了...
    (拍肩)
    事情過了就
    不要想太多
    (笑)

    p.s.問你一件事情

    你是以什麼角度看''化工"這個科系...

    我星期三(4/18)要報到..
  • 這叫思念氾濫模式。其實就是沉浸在這種感覺無法自拔而已。

    化工啊……
    啊四月十八以經過了,但我聽起來好像會爆炸。

    對化工有興趣?

    夏德爾 於 2012/04/22 09:21 回覆

  • meika
  • (笑)

    對阿~

    放心不會爆炸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