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by gama君/橋上的路人們都以為我要把相機丟進水裡。)
  
  現在很多相機可以從平常人無法使用的角度拍照,就是因為他的螢幕可以旋轉。即使是放在腰部的位置拍攝人群,也會看起來像是在看照片而非在拍照,也會為街道景色的自然度加分不少,不過我還沒有很擅長拍攝人,所以這類的照片就再等等。
  
  這張照片要多虧當天的陽光,讓高速快門可以不用開太高的ISO值就可以有這樣的亮度與效果;因為正巧這個小瀑布旁邊與中間各有個立足點,所以我馬上就想到要把相機盡可能的貼近水面去拍攝,看會有什麼效果。更巧的是瀑布前有座橋,讓我的心裡馬上出現「就是這個景」的衝動。唯一可惜的就是對焦偏到石頭上這一點,我記得我鎖點定焦是在水上啊……(抹臉)
  
  要不是我有裝個皮套,否則我應該不會這麼有勇氣的把相機貼在水面上吧。(笑)
  
  雖然因為反光而看不見橋上路人的表情,但在他們眼中的我肯定是個很有趣的畫面吧。(再笑)然而對我來說,我要的東西,我就會盡全力去得到,沒有任何人有資格取笑那樣的我,或者是那樣的妳,相信自己所想要的、相信自己的慾望,那是達到理想最快的方式。
  
  「現實與理想,不過一隻手臂的距離。」
  
  
  
  「不要讓自己去相信別人的不幸,
  而要相信自己能製造更貼切的幸福。」——2012, Mar, 21。
  
  最近的冬番,也一部部的步入結局,許多部動畫都讓我熱淚盈眶。這是看完了「在盛夏等待」之後得到的感想。「只要那個她失戀,自己就有機會。」這種想法在愛情裡也許也很常見,一般都會說這是一種「卑鄙的想法」吧,然而同時我也在思考的是,有時愛情不就是如此嗎?在有人微笑的時候,總會有人哭泣。
  
  不是要等待那個她失戀與難過的時候趁機給予幸福,
  而是要表現得自己能夠給予那個她更貼切、更適合的幸福。
  
  最近我開始學會這麼思考,
  也想成為一個可以這樣並付諸實行的人。
  不過也許在那之前,我應該要學會怎麼樣掉眼淚才是,至少、至少,現在的我能夠相信眼淚並非脆弱,而是一種懂得表現情感的勇氣。
  
  然而現實是,
  我也無法知道什麼是正確的,
  所以,我也只能盡我所能的,
  去推斷什麼對我來說是貼切的,
  然後舉起手,然後寫下文字。
  
  那是否是正確的?
  雖然不常這麼自我懷疑,但偶爾脆弱的時候,還是會有這麼一絲想法……不過這麼一個想法,卻也在一個連真假也無法辨識的錯覺中煙消雲散。

  那時、年紀還小的我,
  還不知道自己在夢中看見的畫面是什麼。
  無數的黑色成圈的細膠帶,
  畫面只有我看著自己的身影不停的在白板上黏些什麼,
  似乎有個像是車子輪框的東西存在,
  剩下的,已經記不得。
  
  然而我現在知道了,那黑色成圈的膠帶叫做「曲線膠帶」,
  如其名就是用來黏出滑順曲線的膠帶。
  也許這是大家常說的「記憶障礙」,
  總會有自己曾看過、或體驗過那個記憶的錯覺。
  
  但我寧願相信兒時的我,
  是真的做了一個預知夢。
  好讓現在的我知道,
  我還在屬於我的道路上。

  一切,都沒問題。

  shadow of 2012, Mar, 25 I walked by.
  
  (p.s. 我覺得我都快變成人生心得製造機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eika
  • 好悠閒得的一個下午。

    :))
  • 哈哈,倒也不全然是。(抹臉)

    夏德爾 於 2012/03/25 21:30 回覆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