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gama君/漩渦中的缺。)

  若,甜甜圈沒有中間的缺,那麼何來甜甜圈的存在?
  
  前陣子第一次去了所謂的日文卡拉OK店唱歌(伊斯特的櫃檯小姐好可愛),因為揪不到同伴所以姑且一個人去唱(是也怕自己的歌聲太可怕)。果真所謂的卡拉OK沒有平時跟著唱一樣簡單,奇怪的走音也好,也常常被背景音拉走……本來對歌唱就沒什麼天賦,但平時自己錄音的聲音應該是沒這麼差才是。說有點打擊也是,說又被提醒了一次自己沒有天賦也是,雖然抱著有點沮喪的心情回到了家,打開音樂,卻還是忘情的跟著唱了起來。
  
  有些東西,即使你知道你沒有天賦,也會努力的甘之如飴,是吧?
  
  我想,這會是我生命、我靈魂裡永遠的缺也說不一定。
  
  人生就像是個漩渦,而我們就這麼被困在漩渦裡,努力的不讓自己被名為中心的現實吞噬。「人生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也許不是逆水行舟,而是在與一個巨大的漩渦奮戰也說不一定,偶爾被漩渦吞噬,也偶爾衝出漩渦;若每一個人都是一個漩渦,那也就不難理解有人會迷失在人生裡面的原因。
  
  不過有時被捲進去也未必不好,畢竟被吞沒之後,誰會知道自己會出現在海洋的哪一個彼端?
  
  最近因為沒有修設計課,所以有時間與餘力去專注於另外一堂汽車設計的課。是已經有多久沒有對自己「想做出什麼」而感到興奮與愉悅了呢?我曾思考,設計是不是不適合我,但……我發現我還是喜歡一團組員大家一起討論、討論出一個結果,然後朝著目標前進的感覺。
  
  那會讓你暫時忘記漩渦的存在而努力前進。
  
  我還是沒有堅強到能夠一個人面對這個世界;這個在前天看了體育運動大學舞蹈系的畢業公演後又有了一種強烈的感覺。其中有一齣舞叫做「孤獨的喧囂」,音樂是重金屬,整個感覺給人一種壓迫、恐懼的情緒,最後鮮紅的背景裝置更是一口氣倒下一大堆的紅色球體……
   
  「啊,孤獨的痛。」
  
  我不知道這樣的感覺是否正確,但,心理有種「啊,就是這個痛楚」的感覺。
  
  我是第一次去看這種舞蹈為主題的表演,原本以為會不適應或是感到無聊,但意外的是舞者的每一個動作都吸引了我的目光,說是吸引了靈魂似乎有點言過其實,嘛,大概就是這種程度。其中「騙段」這一齣我更是看到快要落淚,那是沒有緣由的;節目冊中的解釋只血了「是非」兩個字,在無數舞者跑著穿過舞台的畫面裡,我的靈魂確實感覺到了什麼……
   
  我很喜愛舞台上舞者跑著穿越舞台的動作,那是我第一次覺得人跑步可以跑的這麼美麗,同時,也想起自己常常在街道上看見的景色。無數的人潮、無數的擦肩而過,像是有盞燈打在自己身上,也像是僅屬於自己的舞台一樣,一切都像是個影片……
  
  到底是為何自己會喜歡看著城市裡的行人發呆,有天我看到一半時這麼想。是不是在尋找著什麼呢?也許是,然而我也知道的是,只坐在原地發呆是什麼也尋不著的。然而越是看,就會發現世界裡有無數的缺,每個行人的身影在視線中成為無數「零件」堆積起來的剪影。
  
  觀點。
   
  自己到底在尋找誰?
  
  那是一個巨大的缺,像是透過一個特定形狀的圓筒看著世界一樣,尋找的是與那個形狀相符的人影。條件是什麼?我也問過自己,然而我說不出個所以然,但,有一種女孩,就是我所尋找的,氣氛、味道、面容,只有我知道的味道。過去交往過的、喜歡過的女孩,全部都有這個特徵,我最近才赫然發現。
  
  「原來如此,我的缺是這樣的形狀。」
  
  離自己又近了些。
  
  很多事情在失去了之後,才會體會。很多事情,在當下會看不見那個缺,因為我們還沒有意識到「真正的缺」,我們只是還在漩渦的邊緣打轉;直到稍微脫離了漩渦,才會看清楚那缺的形狀,以及它到底吞噬了些什麼。
  
  「愛從來不曾改變,只是我已經無法在愛著那樣的自己。」
  
  那時,我在漩渦裡,也在漩渦外,現在我將這個狀態稱作「殘」,而非「缺」。缺,是一個完整、乾淨的缺口,而殘,則是若有似無而不乾不淨的缺口。用比較簡單的話語來形容,就是迷惘,反過來說,這又像是在無數個漩渦間打轉,也像是迷失在一個漩渦之中。
  
  只有在看清楚漩渦的方向之後,才有辦法離開。
  
  「愛從來都不曾改變,只是我們已無法再穿過那片棘林。」
  
  愛是一艘船,只要一個人看不清楚方向,船就會被吞沒。而當彼此再次回到海平面上時,會不會還在一起?
  
  那完全是看你的表現。
  
  現在想起來,其實無論是哪一個曾讓我無法回答的問題,
  其實都有對應的句子可以回答。
   
  然而那漩渦也已經平靜,也尋不著它的尾巴與最後的漣漪。
   
  即使如此,
  那已經消逝無蹤的漩渦,
  卻,
  依舊是我靈魂裡永遠的殘缺。
  
  如果是現在……
  我肯定,
  看的清楚當時的漩渦吧。
  
  於是我與缺,相望。
  
  shadow of 2011, Mar, 18 I walked b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meika
  • 茶 是什麼??
  • 嗯?就是捧著茶喝阿,這裡的茶當動詞。(茶)

    夏德爾 於 2012/03/25 22:12 回覆

  • meika
  • 悠哉~



    好清閒喔

    :))

  • 就是想給人這種悠哉感。(笑)

    夏德爾 於 2012/03/28 03: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