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gama君/看著遠方的景色,而忘了垂手可得的風景。)
  
  這不是予妳的思念。
  
  偶爾,總是會想起,也許會像是某天巧遇的流星一樣,永遠都殘留在自己的腦海。偶爾,會想起,許許多多的畫面依舊清晰,那是台老舊而充滿灰塵的放映機,古老的幻燈片,一張張的走著。偶爾,還是會想起吧?那些回憶終將成為消失的星斗,就如同那顆流星一樣,也許,淡忘與淡去,也是美好的一個部分。
  
  記憶都是殘酷的,不是嗎?
  
  我想,這,應該不是予妳的思念。

  是為何走到這一步?記憶猶新。這兒是我的地盤,我自私的回憶一下也無所謂吧?在情人節後的時間裡,總也要有些東西能夠填滿那原本裝著心的窟窿。那是刻骨銘心的難過,帶著些後悔、懊悔,然而,在現在看起來,一切是如此的令人憐愛,是如此的溫暖。

  於是養成了假裝有個收件人存在的習慣,不成文的思念,沒有目的地的思念。我不想賦新詞,也不是強說愁,只是在這樣的季節裡,總是有回憶的足跡。
  
  這,不是予妳的思念。
  
  那個妳存在,還不。
  
  
  
  有時候當人有一個目標而全力往前的時候,反而會看不見眼前真正重要的事物,我想寫作、畫圖也是。即使有人覺得我有那麼一些些的感覺,我想我也不是天才,並沒有辦法一下子寫出驚天動地的作品,也因此,到底有多少人願意看自己的文章?我已經漸漸的不想思考。
  
  最害怕的,莫過於來客不願意看完這一整篇長篇大論。沒有賣萌、沒有漂亮的畫作,更沒有迅速可以閱讀完的文字——六千個字,在現在,到底還有多少人願意看完?或許,我是說或許,能夠在一天內有那麼多人願意點擊文章就已經是很好的事情,我不會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看完了,感想如何。而正如我許久之前所說的,其實現在人看書應該都不會寫回函(當然以前也許會),不過,如果我看見我喜歡的作品,我肯定會留言。

   你們呢?
   
   你問,難道簡簡單單的「已閱」兩個字就能讓我開心?我會說當然。如果一個人寫的東西無法使讀者產生共鳴,那麼自然也不會有回應——這不過是很簡單的道理,也就是如此而已。(等等這篇心情日記回已閱的都拖去砍頭!)
 
   對不起是我在耍任性。(被毆打)
  
  順帶一提吧,原本要寫ash/elm的短篇,沒想到一個角色突然從腦海中跳了出來,於是下一篇故事應該還是xenogenesis中的角色,這次的角色是個三十初頭的男子。目前暫名「伊芬泰德.里斯.赫爾奎亞:神怒蹂躪的鮮紅落日(eventide called hell)」,這次要寫充滿男子氣概的故事。(握拳)

  至於另外一篇嘛,情結還想不到。(orz)這篇有些特殊,沒辦法用平常的思考模式來思考故事……這世界和我們世界的道理有點差異。(苦笑)最後其實還各有一篇短篇文藝小說和科幻小說正在成形……前者大概兩萬,後者大概五萬(嗯?算中篇?),希望可以寫的完。
  
  
  
  寒假已經快要結束,畢冊的稿子還沒搞定。(抱頭)

  啊,感謝各位支持我的日文翻譯。(淚奔)

  shadow of 2012, Feb, 15 I walked b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