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ledge without redeem-x
  
  1/3
  
 
  ×
  「啊——果然沒那麼容易就找到。」看見與自己期待的景象完全不同,少年直接倒上草地。黑色的髮帶混在髮絲之間,一起散亂在裝著天空的視線。『這下又得要重來了——』抓著天空的右手此時轉而抓住自己的臉。
  
  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終於在幾天前打聽到這附近可能有遺跡存在,才在一處岩壁裂縫間找到通往這裡的隧道。依照之前標記出現的位置,這一帶已經是最後一個最有可能出現標記的地方,然而別說是作為標記的黑色羽毛,現在這裡連一隻鳥都看不見。
  
  乾脆來睡午覺。把手當作枕頭,艾希尼爾翹起腳。
  
  在到訪過的遺跡留下黑色羽毛是她的習慣。無論是她的不告而別還是跟著她一起在各地的遺跡間旅行,都已經是兩年之前的事情。或許實際上也沒有那麼久,但他總是覺得,自己已經獨自旅行了很長一段時間。
 
  而現在自己也僅能夠靠著這些羽毛,四處追尋她的足跡。
  
  「……」
  『睡覺也無濟於事。』一個翻身景色從天空回到眼前寬闊的風景。『不過在隧道另一端竟然有這樣一個地方……』環睹四周,這整個腹地環繞在山脈之中,少年現在位在邊邊的一處高地上,正前方就是綿延不斷的丘陵,再過去則是樹林。
  
  『嗯,要從哪裡開始找起?』有意無意的拍開身上的草屑,他仔細觀察。他身穿雙層式的長大衣,外層深褐色的部份內襯輕甲,裡面則是一般的深灰色長大衣與襯衫,配上樸素長褲、長靴與配劍以及隱藏在深黑色頭髮底下的紫色雙瞳,讓他看起來就像是個流浪的無名貴族。
  
  「看來——」自言自語到一半他突然沉默。
  
  還是非常不習慣自己的身旁沒有一個旅伴。他一直提醒自己要把這個老像是在跟誰說話的習慣改掉,但至今都不曾成功。『還是只能地毯式的搜索。』搔著頭髮,他不經意的轉頭。「嗯?」
  
  一對帶著小麥顏色的雙眼正好與自己的視線對上,兩人就這麼對望了好幾秒。
  
  「噎!?」眼前的少女首先做出反應,尖叫一聲之後轉身跑下山坡。
  
  『是這裡的居民?在這種地方?』剛剛看過去並沒有看見類似村落的地方,難道是在山丘後面?「啊!等等!」艾希尼爾跟著跑下山坡,卻看見少女整個人跌倒在草地上。「呃。」
  
  似乎還滾了兩三圈,連身長裙與褐色長髮散亂著。
  
  艾希尼爾走下有些陡峭的丘陵,走下山坡時她已經準備起身。為了確定他有沒有追上來,少女往後一看,視線又這麼與少年對上。「噎!?」可能是艾希尼爾太過接近,她才打算轉身隨即又整個人跌進草叢。
  
  「嗚、嗚?」抬起頭,追著自己的少年已經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並拋出讓自己十分氣憤的話語:「妳不繼續逃,沒關係嗎?」
  
  「逃、逃不了了啦!隨你處置!」她沒好氣的、死心似的把頭埋進草叢。
  
  隨我處置?「腳,還好嗎?」無視於她的反應,艾希尼爾脫下她的帆布鞋。在用手確認過腳踝的腫脹程度之後,他說:「看來沒有太嚴重,不過可能得要休息一整天。」同時,他從大衣裡拿出繃帶。
  
  「嗯,嗯。」驚慌的縮回包著繃帶的腳,少女抱著自己的身體。米色連身長裙與長髮都沾滿了草屑,因為混亂而落在大腿上的裙襬與露出來的小腿,再加上那楚楚可憐的模樣與聲音,在場若有其他男士,恐怕都會為之瘋狂。
  
  自己似乎是嚇到她了。
  
   「我是艾希尼爾.奈.席格理斯,」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於是就自我介紹了一番:「我在這附近尋找遺跡,是一個旅行者,嗯,也勉強算是旅行考古學家 吧。」少女的筆直視線對著自己的臉。「嗯?這個髮帶?」大多人會盯著他看大多都是這個原因,雖說黑色的髮帶在黑色頭髮裡不是那麼明顯,但還是看得出來。
  
  「頭髮有一點長所以就綁著了,我用這個很奇怪嗎?」事實上是自己為了避免弄丟,一方面也是為了模仿那個她才綁在自己左側超過下巴的鬢髮上。
  
  少女接著把視線移到他的腰際。「啊、出來旅行總是需要一些防身用品,我真的只是來附近找尋遺跡的。」被她的視線掃過全身,讓艾希尼爾也不禁有些緊張了起來。
  
  「妮洛,妮洛,艾絲朋恩。」雖然還沒完全放下戒心,但她還是開口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妳是這附近的居民?」他問,而她點頭:「在森林的那一邊,有一座村莊。」跟著妮洛的指尖,艾希尼爾看向不遠處的森林。
  
  從這裡到那裡並穿越森林無論如何都得花上一天以上的時間。
  
  「嗚?」眼前的少年突然背對自己,在面前蹲了下來:「作為道歉,我送妳回村子。」
  
  「……」
  
  「放心,我很習慣做這種事情。或者妳還有其他事情需要我的幫忙?只要我能幫的上的,就儘管說吧。」光是森林對面有一座村子這個情報就十分值得給予報酬了。
  
  沉默了幾秒,「那……」背後傳來她的聲音。「我知道誰可能會知道遺跡的位置,但之後你要幫我一個忙。」
  
  「一言為定……什麼忙?」來不及反應,艾希尼爾才正要轉過頭,妮洛的手臂卻已經纏上他的脖子,整個人貼在他的背後。「再說。」她回答。
  
  說自己已經習慣背人是一回事,可另一件事情他怎麼樣都無法不去在意,但也只能刻意不去在意。背起妮洛,艾希尼爾看著遠方的森林。「我知道了。」說著,他跨出步伐。
  
  距離日落還有五個小時,如果可以的話盡量是希望能避免在毫無遮蔽的地方露宿。並不見得這裡會有魔物出沒,卻也不代表不可能。再怎麼樣也要再抵達林線之後才有辦法休息。
  
  「妮洛,沿路上有營地或獵人用的小屋嗎?」走了一段時間之後,艾希尼爾開口問道。
  
  「森林的正中央,有一個。」妮洛回答。「但,應該來不及在入夜之前到那裡,盡量不要在晚上穿過森林。」白天雖然看起來很平靜,但晚上絕對不是這麼一回事,這是村裡的長老們再三警告的事情。
  
  「嗯——」艾希尼爾開始左顧右盼,並把妮洛放在一處山丘上,接著獨自走向不遠處的大樹。那是唯一能夠生長在這裡的樹木,長寬都有一公尺以上的巨大樹葉能夠加工成各種道具。
  
  「咦?」只見自己隨後被移到巨大的樹葉上,「艾希尼爾你……嗚?」少年就這麼從後面抱住她。「趕時間,對吧?」他微笑,雙手輕輕一推地面,載著兩人的巨大樹葉緩緩的背推向山坡。「咦?欸?嗚、哇——!」
  
  頓時,草地上只剩下她的尖叫聲在四處打滾。
  
  
  
  ×
   雖然上坡還是花了不少時間,但下坡多虧滑草的關係,抵達林線的時間比少年所預計的還少了一個小時。在林線處稍作休息之後,艾希尼爾便決定進入森林。而飽 受驚嚇的妮洛則是從進入森林之後就一直用憤怒的眼神看著艾希尼爾,但又因為害怕在森林中與他失散,所以還是緊緊的抱著他。
  
  在夜晚剛踏入森林之際,兩人已經在森林裡走了一段時間。這裡的樹林茂密的連滿月的月光都鑽不進來,在入夜之後森林也就陷入完全的黑暗,火把也只能點亮五公尺左右的範圍。聽不見稍早的鳥鳴也看不見小動物的蹤跡,取而代之的是充斥在耳邊的各種嚎叫聲。
  
  「嗚……」妮洛不悅的聲音持續著,不過隨後就轉變為尖叫聲。但因為太大的聲音會引來附近的夜行性動物與魔物,因此不僅尖叫聲變得很奇怪,也只能把原本要拿來尖叫的力量全部用來抱緊前面這位可憐的少年。「唏——!」
  
  原本以為少年多少會有抱怨,不過到目前為只他都沒有做任何反應。
  
  「唏?」突然少年停了下來,讓妮洛整個人震了一下。「怎、怎麼了?」突然,少年蹲了下來示意她先暫時下來:「腳,還好嗎?」看來就算是這個體力看似無止盡的傢伙也會有累的一天。
  
  「還、還有一點。」她回答,並接過少年遞過來的火把。
  
  「真是抱歉,我那時並沒有要嚇妳的意思。」他說,同時一面在附近的樹根旁挖掘。「只是在那種寥無人煙的地方突然出現一個女生,實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果然沒錯,就是這個。」
  
  「嗯、嗯?」艾希尼爾手中抓著兩把深紅色的長草。「那是……」村裡常用來治療扭傷或是骨折等非皮肉傷的藥草。
  
  「這種藥草的汁液雖然對外傷沒什麼作用,但對內傷還蠻有療效的。」說著,他將樹葉汁液全部擠在妮洛的腳踝。「先這樣……然後……」接著他再次拿出繃帶。「就在這裡休息五分鐘吧。」現在四周的氣息比較安全一些。
  
  「不過這座森林的樹也長的太茂密了。」將多餘的草藥收進皮革小包中,艾希尼爾在妮洛的身旁席地而坐,並接過火把。
  
  「所以村裡的長老們都說這裡是深淵之牆,是阻止怪物進入我們村莊的守護者。」妮洛說。「只有知道『城門』的村人才有辦法平安無事的穿過這座森林。」
  
  「城門,真是貼切的詞。」艾希尼爾笑道。沿路就是靠著妮洛指路,才避開了大部分與魔物或狼群的可能。對一般人來說可能只是和其他樹木差不多的大樹,但在村人眼中卻是所謂的指路者,像是一道一道必須經過的城門一樣,指引出沒有危險的路徑。
  
  當然,那些樹木在艾希尼爾眼中也跟其他沒什麼兩樣。
  
  「距離妳所說的營地大概還有多遠?」
  
  「看起來應該是不遠了。」稍微活動腳踝,妮洛站了起來。「沒問題了?」艾希尼爾拋來問句。「嗯,應該是,」總不能一直賴在你背上。「嗚。」
  
  「還會痛的話就不要勉強,別看我這樣,一個女生還是背的起來的。」少年及時抓住要倒下的她。「還是妳又打算逃——」妮洛投以不悅的神情。
  
  習慣?這種事情要怎麼習慣?突然妮洛像是想通了一樣的,似乎了解了什麼。眼前這名少年可能和他口中的旅伴,可能曾是一對伴侶。「你在各地尋找遺跡,是為了……尋找你的旅伴嗎?」冷不防的一句話讓艾希尼爾一愣。
  
  他點頭。「以最終目的來說,確實是。」他起身,在妮洛還沒開口之前搶先說:「走吧,繼續趕路。」
  
  我是在,失望?回過神,妮洛快步追上少年,並抓住了他的大衣衣襬。
  
  到達妮洛所說的營地,入夜已經超過三個小時,雖然沿著城門的指引沒有碰上太多麻煩,但四周蠢蠢欲動的聲音還是讓妮洛感到十足的不安。說是營地,不過也就是把一個區域內的樹木砍光,在中間設置了一個營火區的空地,換言之就是什麼也沒有。
  
  但無論是她的慌張也好不安也罷,在艾希尼爾的眼裡恐怕都只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唏——!」一陣風吹草動,妮洛忍住尖叫把所有的力氣用來抱住眼前唯一的同伴。被人從後方以衝撞般的方式擁抱並不一定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啊……對、對不起……我……」雖然沿路一直在心裡要自己不要緊張,但短短不到三十分鐘的路程起碼就衝撞了好幾次。
  
  「艾希尼爾?」睜開眼睛,艾希尼爾只是抬頭看著天空:「看來只有這裡可以看的到星空。」也是因為如此所以他可以看清楚這個區域的模樣。「那棟木屋——?」
  
  「嗚,前幾天還沒垮掉啊。」
  
  他點點頭,同時火把的火光也轉移到營火堆中,火光馬上填滿整個區域。「無論如何,都先把晚餐搞定再來決定晚一點要怎麼辦。」說,他從藏在大衣後的小背包拿出用樹葉包起來的種種果實與食材。
  
  那是沿路他在森林中找到的,如之前的藥草一樣。
  
  「你會料理?」眼前這名看起來像是個無名貴族的少年現在正用短刀削出一根又一根的木籤,並把菇類、草等等東西插在上面,其中當然也包括他在路上抓到的兔類。肉早已經切好收在樹葉中。
  
  「因為之前的旅伴做出來的東西實在不是人能吃的東西。」艾希尼爾的笑容在火光中閃爍。「或者說那根本不能算是料理——是說我的也不過就是火烤東西而已,但總是比那傢伙弄出來的還接近食物。」
  
  「這樣。」妮洛苦笑,默默走向火堆旁。「雖然沒辦法像鹽那樣有效果,不過用這個葉子把肉包起來烤之後會有類似的味道……怎、怎麼了啦?我會料理很奇怪嗎?」
  
  「不,我只是突然覺得自己很久沒吃過像樣的東西。」只差口水沒流出來。
  
  「噗。」看著眼前的無名貴族表情裡的期待,讓妮洛不禁笑了出來:「好啦,晚餐我來準備。」拉開袖子,妮洛開始檢視放在葉子上的食材。
  
  有多少是可以吃的呢?抱著有些想嘲弄的心態一看,無論是哪一個,艾希尼爾所挑的都是村裡最基本的食材,甚至還有獵人們才知道的稀有種。「嗯……」
  
  「欸?難道我有拿到有毒的?」雖說比起吃到她的料理吃到毒還好一些,但食用毒對我來說可是致命傷。
  
  「沒、沒有,都是可以吃的。」有一些植物應該只生長在這片森林,所以他不可能擁有這些知識,也就是說……他是靠著直覺?「你沒有帶著杯子之類的東西?」怎麼看大衣裡都不可能裝著杯子。
  
  「啊——在穿過隧道的時候不小心掉了。」該死的骷髏,背包裡面可是裝著珍貴的肉乾……
  
  「這樣。」說著妮洛從背包裡拿出滿是凹痕的鐵杯。
  
  「我去多拿一些木柴。」
  
  一個奇妙的人。看著他在不遠處撿拾樹枝的背影,妮洛一面料理一面想著。實在搞不清楚他到底是認真還是隨便。但無論如何,他都帶給自己莫大的安全感。如果沒有遇上他,自己恐怕還是只能夠在原地打轉,無法回去,也無法離開。
  
  即使是這樣的自己,也是,有希望的嗎?
  
  轉眼間晚餐已經完成,葉鹽烤兔肉、烤菜香菇、葉菜香菇燉湯……雖然不是什麼豪華料理,但這對旅行者的一餐來說已經可以堪稱頂級。「唔啊,要是我的旅伴也這麼會料理就好。」艾希尼爾叼著肉一面說,所以其實有點聽不太清楚。
  
  「還……合你的胃口嗎?」
  
  「從離開上一個城市之後就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少年愉悅的笑著。「我可以說這些絕對可以比的上城市裡餐館的料理!」
  
  「你太誇張了。」自己的廚藝也不過是母親的皮毛功夫,不過看著少年吃的如此津津有味,也讓她不自覺的笑了起來。「真希望那傢伙也可以學學。」他笑著抱怨。
  
  「我、我改天我可以教你!」妮洛的尾音突然上揚了起來,好在有火光遮掩自己已經豁出去的紅暈。「真的嗎?那這個到底要烤多——」才開口鐵杯便被塞到他的面前。「這也是我的自信作,你喝喝看!」
  
  「呃,妳不介意?」面對他的問題,妮洛楞了一下,伸出的手充滿了慌張的情緒,不過艾希尼爾恐怕注意力都停留在眼前的食物上。「嗯,沒關係。」她點頭,手中的杯子又朝著少年前進了些,最後少年便接過了杯子,鐵杯也在轉瞬間貼上少年的嘴。
  
  再來,發生什麼事情妮洛自己也搞不清楚,似乎是慌張的睡了,又好像和他聊了一些時間。不過無論如何,今晚的夢看起來會是個好夢。
  
  「晚安。」耳邊,傳來少年的聲音。隔天自己醒來的時候,恐怕只會記得這件事情。
  
  
  
  然而她沒聽見的是,隨後少年獨自拔出武器的聲音。
  
  那是——如滿月般的雙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