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gama君/起跑線上的風景其實是長這樣。)
  
  沈澱了一些時間,也徹底迷惘了一段時間。在上禮拜四的評圖,不少人問我為什麼要退出,聽到有人願意對著這樣的我說「很可惜」,無論是什麼意義、又或者是有意無意,雖然這是早已決定的,卻也讓我安心了些。
  
  把房間好好的整理了一下,客廳也從凌亂的倉庫變成了另一個工作室。(雖然我都窩在房間)首先是又去ikea買了一張桌子,原本打算擺成L形的可惜不太好看,就當做是把桌子延長,這樣我就不用在看著電腦畫圖。(攤手)
  
  嘛,照片就是我這個阿宅的房間囉。(茶)
  
  
  
  不知不覺間聖誕節已經悄悄接近,不過這節日對現在的少年來說沒有太大的意義。事到如今,其實也已經感覺不太到孤單或是寂寞,在短短的時間裡,其實少年發現願意在乎自己的人還是不少,對他來說,有這些就足夠了。

  無論是沉默著,只是看著自己的人也好。
  又或者是主動關心自己的那些人也罷,
  前陣子真是麻煩各位了。(鞠躬)

  「我已經沒問題了。」少年說。
  
    
  
  東即西,西即東。
  即使妳我相背而馳,即使有三千六百萬公里的距離,
  地球是圓的,
  妳我,總會相遇。

  shadow of 2011, Dec, 1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