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by gama君/流浪之光。)
  

  十二月十二日,少年大概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一個日子。在午夜的四個零出現在他的眼前,他意識到,已經無可救藥。從學期初開始,自己的集中力就已經到達了最低點,這個有很多原因,構築成一個巨大的惡性循環,嚴重一點,說不定從高中職就已經有這個傾向。
  
  是的,已經無可救藥。
  
  其實打從這個學期開始少年就知道這個結果,他知道,卻無法改變。他曾有意無意的,填寫許久沒有填寫過的憂鬱症量表,他赫然發現自己竟然不知不覺,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從接近零分變成了接近滿分。  

  是的,已經無可救藥。

  那張圖表並不能代表什麼,也不會證明少年罹患了憂鬱症。不過卻證明了一件事情,這是少年人生以來最大的一次挫折——你也可以說他人生過的太過順遂,所以才會導致這樣的結果。

  是的,已經無可救藥。

  不甘、自卑、悔恨、自尊……在攬了無數存在於自己身軀的少年,累了。單純的東西彼此互相連接,不會是1+1,而會是個等比級數,2、4、8、16……毫無疑問的是少年逼瘋了自己,也毫無疑問的,是少年造就了現在的慘狀。

  是的,已經無可救藥。

  「既然如此,就只好睡覺囉。」少年的母親說。這話很普通,卻讓少年差點沒哭出來。他一直認為,自己的事情自己可以解決。不需要勞煩他人,不過也許也是因為這無聊的自尊與自以為是,逼的自己陷入了現在的死胡同……

  於是,在這短短的日子裡他又學到了一些東西……

  是的,已經無可救藥。
  那是已經無可救藥的自尊。

  老爸說:「延畢並不是問題,但逃避是。」
  我說:「我希望我可以搞清楚我到底只是因為累了,還是真的什麼事情都不想做。」
  老爸說:「我們都尊重你的決定,只要那是有正向能量的選擇。」
  
  是的,已經無可救藥。
  
  那麼就只好歸零了。



  是的,距離地面一釐米,
  你,
  將摔個粉碎。

  shadow of 2011, Dec, 12 I walked b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ong-Yu Wu
  • 請當作是一場求學階段最後的華麗冒險吧
  • 這冒險真是超華麗的。(汗)

    夏德爾 於 2011/12/13 02:1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