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gama君/嚐,回憶。)
  
  這是杯荔枝酒,不錯喝。(這什麼開頭?)然後我好像還沒醉過。(這炫耀嗎?)再來我好像從來沒有喝太多過。(就是不會喝嘛!)
  
  我喜歡喝調酒,但我不喜歡醉。不過既然這張照片有點糊了,我醉了嗎?(笑)
  
  

  昨日和瑤姊討論了一下小說,對他來說,和他人討論小說是多麼愉快的一件事情。然而討論設計卻讓他想死——少年曾說,設計與創作是一樣的東西,然而這本質明明就相同的存在,卻有著天差地別的不同。

  瑤姊的文章潤過之後威力大增,特別是分手前分手後看,整個感觸就大有不同。同時我也大概知道了自己還缺什麼部分,還有這樣的寫法的缺失。要嘛就是多寫幾篇達到效果,否則就只能增加文字填補角色的深度。

  否則無法感染讀者。

  這也是文章沒有回應的主要原因吧。(茶)
  


  早餐,頂著灰濛濛的天空我出門了。

  空氣淡淡的,說不出個所以然。卻赫然看見三年潛在宿舍時,在那個冬天底下的自己,耳邊還傳來「儚くも永久のカナシ」的旋律。然而少年卻不覺得那是「看見」,在視覺之前,有一種聞到了那個時候的味道的感覺,沒錯,是聞到而非看見。

  那樣的味道無法形容,但肯定不是視覺,或不單單是視覺。

   這樣的狀況在少年的身上可以說很常見,聽見「frozen sea(似乎是這個歌名)」就會看到自己在電腦桌前一邊唱一邊玩魔力寶貝的畫面,同時,又有一種味道……另外回想過去青梅竹馬(算是吧?)家裡的擺設,又 有一種味道,只要回想,深吸一口氣,那樣的味道便會出現。

  彷彿是以味道(嗅覺)作為記錄一樣。

  在canan這部動畫裡面,有提過所謂的「共感覺」,簡單來說就是五感會互相影響,如你可以「聽見顏色」、「看見聲音」等等。而,「聞到畫面」,應該也算是一種奇妙的共感覺吧?(胡亂推測)

  在那年冬天,少年曾喜歡上一個女孩;不過她名花有主,也就沒有多打算做些什麼,表達了心意之後,又如往常。
  
  今天,我吸了一口氣,那時的味道全都回來了。冷冷的空氣有點哀傷,卻填滿了結凍的心,即使哀傷即使有些小難過,這樣的味道卻一樣帶著溫度,讓被各種打擊摧殘的心靈,稍稍的有了恢復。



  那是來自於過去的,
  投遞信。

  回憶,
  ,也聞到了嗎?
    
  shadow 2011, Dec, 7 I walked b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