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gama君/某一天的冰淇淋薄餅、吧台,與逗貓棒。)

  我決定把每天一篇網誌的規則放寬成一篇文章,否則高密度的文字轟炸我自己也不是非常舒服。(攤手)

  
  
  雖然十一月已經離開了一個多小時,少年依舊寫著那已經遠去的十一月,甚至,寫著更遙遠更遙遠的東西。背後像是有一座牧場一樣,他,眷養著各式各樣的過去。當然,那不是源源本的過去,而是埋進了土裡重新萌生的綠葉、又或是初犢的小羊。

  裝著夢的綿羊、開著笑容的花朵,諸如此類。
  
  「為何要?過去的東西都丟了就好了不是嗎?」
  
  是,確實都已經過去了,我也不打算提過去發生過哪些事情,我也沒有打算故意回憶,而是這些記憶確確實實的讓我相信我不會那麼容易遺忘。那垂死卻閃耀著微弱光芒的,不如就埋進土裡吧?

  讓它生出更多的故事。

  無論他人怎麼想。同時少年也想起國中時期那個放不下的自己。
  
  就放著吧,偶爾澆個水,讓葉子成為自己的雨傘。
  
  
  下一片綠葉,
  是哪一個物語?
  在久雨不停的城市裡,
  他翻書。

  shadow of 2011, Nov, 30 I walked b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