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gama君/水滴的,自走迷宮。)
  
   隨著拍的照片數量增加,看著自己的照片便會發現一個不爭的事實:技術還不到家。(笑)攝影並不比繪畫簡單,除了構圖以外,對焦的地方與視覺的落點差也是 很重要的地方。否則往往人們第一眼看見的都是模糊的區域而不是自己想要表達的重點,這對於還沒有完全摸清楚快門與光圈調整的我來說似乎還需要些許的努力。

  雖然不是每天都拍一張,但每天都寫一篇日記,然後配上一張照片,並且持續一個月以上……如果可以是一整年就是最好的。(茶)這已經是例行項目了。


  
  拍拍眼前那個人影的肩膀,少年繼續往前。

  
  人生是一個巨大的迷宮,而人本身也是。迷宮裡,無論是自己的脆弱也好,懦弱也罷,什麼都會被裝飾在那單調而看似無止盡的牆面。

  事到如今也無所謂了吧?
  就這麼讓你們看見,自己所脆弱的那一面。

  即使是文字也好,並沒有什麼過人之處,只是,單單的,因為我喜愛,且欲罷不能。或許在一些人眼中少年是有著崇高理想、有著高上自尊的傢伙,那雖然並不全然是假象,卻也不是百分之百的真實。
  靠著這麼一點點的立足之地,少年靠著文字建立自己的王國。

  那是一個再渺小不過而不起眼的圍牆。

  事到如今也無所謂了吧?

  少年無意讓品嚐文字的過客們感到悲傷,他也不希望被憐憫。(要人家看文章還不要人家的憐憫這種狀態似乎被稱為傲嬌,哈。)只希望,如果過去的你也曾品嚐過這樣的滋味,讓現在的你看看現在的自己,是不是能夠笑著看過去的那個自己?
  
  「我希望,在明年的這個時候,自己能夠笑著拍拍過去的肩膀。」然後,

  繼續往前。

  

  

  延著牆壁走,
  總會摸到終點的,
  對吧?

  
  shadow of 2011, Nov, 20 I walked b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