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gama君/那時的我們,還未聞花名。)


  對於常常觀看這篇日誌的來客們感到很抱歉的是,最近的風格多半會有些哀傷。這裡的文字都是我,也都不是我,所以說,這裡全心全意的文字也許會比起一些人輕薄的言論還要難懂——正如同表面的文字理解的很快,然而你理解一個人則很慢——但,「無論是悲傷、難過,都將成為此生最美的風景。」這是少年現在最想完成的目標。

  彷彿,只要能夠把所有的哀傷與悲愴都寫成美麗的風景,他就能從那樣的痛苦中脫離。

  

  或許說,就可以覺得有意義。

  
  

  
  打開鐵籠,放一下午的雨聲進入房間,唯有此時此刻,才能體會到裝了醜陋塑膠遮雨棚的美好之處。雨的味道是如此的讓人心安,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屋簷下的玻璃瓶一樣,一點一點的被那有些冰冷的寂靜裝滿。

  少年喜歡這種吵雜的寂靜。

  
  不知不覺,瓶子已經裝了一個下午;大雨點、小雨滴,像是在蒐集些什麼似的,在小小的瓶子裡跳躍。
  

  瓶子總是會滿的,每當最後一滴水滴落瓶口,突破表面張力而沿著瓶身滑落時,少年便會把水全部倒掉,然後等待下一場雨來填滿瓶子的空虛。誰不思念呢?有時一兩個月的情感便能造就龐大的思念,那麼接近兩年的那一段過去,又會有多少的雨水?

  誰都不能馬上的、完全脫離吧,少年只知道那隻貓總會和自己看見同一場午後,也了解他只不過是縮小了光圈在看這場雨,沒有焦距、沒有特定的景色。


  偶爾就好,用那瓶子裡的水,灌溉自己的空洞,換取一下午或是一晚的小小笑容,或是邁開下一步的勇氣。人都可以思念,都可以期望,然而很多東西在失去後,是無法馬上取回來的。正如同枯萎的花草會留下種子,但種子卻不可能馬上成為花朵一樣。

  「你必須先懂得灌溉自己。這是他的生活方式。
  

  

  

  花必須澆水,
  水也不能太多,
  只有在困境中成長的花才會是最美麗的。
  而,

  
那時的我們,
  還未聞花名。
  
  
shadow of 2011, Nov, 18 I walked b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