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by gama君/像是上了年紀的城市一樣。)

  
  男の一生は戦い続けるのみだ。
  (男人的一生就是不停的戰鬥。)
  
  在國王的命令下,士兵舉起劍,衝向前。

  劍刃上的鮮血,是誰的?是他的、是妳的,在黑白相間的方格裡你舞著,在國王的命令下。他們說:「為了王國建立的榮耀,我們必須打贏。」在說的同時,箭 矢射穿了他身旁的士兵,射中了哪裡?那只有被射中的人才真的理解,「我們必須贏。」國王在遠方高喊,我們聽不見,卻也必須贏。
  

  因為士兵身處於戰場,非生,即死。

  
  劍斷了、盾缺了,面對的敵人是王國曾輕視的小小國家。然而在高喊著勝利與衝刺的話語間消逝的卻是士兵身上的鎧甲與生命。白色騎士一個跨步,輾過了一顆步兵;城堡一個滑動,奪下了黑色的主教。
  
  勝利不過是個巧合,在揮著斷劍的士兵眼中那一切都在細語。

  沒有鐵打的劍、沒有鋼造的盾,就連匹肥的馬也沒有。士兵們在國王的一聲令下,往前。

  當初少年的部隊成軍時,還風風光光的堪稱直屬於國王,多麼的風光?然而也不過是表面工夫,沒有比其他人更好的訓練、沒有更好的裝備,就連能夠練劍的場 所也只能向其他部隊租借。當人們問起他們是誰?他們只能回答……嗯……就是一支騎士團——他們根本和國王沾不上邊,光看破爛的裝備就能一目了然,但他們確 實屬於國王。
  

  士兵一個個倒下了,在少年的面前。

  在迫近的戰車面前,就連手中的斷劍也會自己顫抖,下一個就是自己。他不懂了,如果國王是神的代理人,為何他不在這裡?手無寸鐵,士兵只能任憑城堡一次、又一次的輾過——自己不過是國王的棋子,他這麼苦笑。

  即使如此他還是想奪下幾顆黑子,士兵也好、城堡也罷,如果是騎士皇后那會更好。

  然而,他的身體卻已經站不直了。

  如果神您真的存在,那怕是一道陽光也好,
  
請施捨施捨這位在展示櫃中看似高貴卻如此殘酷的棋盤吧。
  


  他知道,
  神,哪裡都不存在。
  於是,他決定,
  
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

  shadow of 2011, Nov, 15 I walked b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結尾收得好棒 :D
  • 有一種最終還是只能靠自己的……嗯,該說是哀傷還是驕傲呢?(笑)

    夏德爾 於 2011/11/18 03: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