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gama君/你要上車?還是下車?)

  

  賢い、賢いって馴れ馴れしく言ってんじゃねーよ!

  (少在聰明人、聰明人的叫的那麼熟!)

  

  已經搭上了這輛車,少年回想當時門關上的情景。

  他是買了票看好了目的地才上車的,卻發現票券上的目的地似乎不是自己想去的地方。

  不幸的是這輛車是直達車,所以他知道,沒有辦法跳車,也許也就只能在到達目的地之後,看著直行車離去的身影,在自己的肩膀上披上秋天的寒風吧。

  

  什麼都無所謂了。

  在這巨大無人的車站裡,自己被拜訪的次數可以說低於擺放在月台上的垃圾桶。那個不好,這個也不怎麼樣,看著遠方,在沒有對焦的視線中時針緩緩的走,然而那聲音卻像是步步走近少年的恐懼與困惑。車票上的起站與終站都沒有意義,不過是墨水;跑馬燈上跑著下一班車的時間,他也已經不想看見。

  什麼都無所謂了。

  他突然可以理解那些自殺的人們在想些什麼;確實,自殺並不能解決問題,但很多很多的時候,那些問題不是最需要被解決的,而是那些問題帶來的,那些讓人無法逃離的現實。只要跳下去,什麼都不需要再思考,是不是有天堂地獄、那也根本不重要。

  什麼都無所謂了。

  

  少年始終沒有跳下去,他正在尋找一張能夠到達自己目的地的那張票券——放棄並不是他的個性,即使這裡並不是他的目的地,但他也能夠隨遇而安的去接受任何一個地方。然而此刻這樣不屬於這裡的違合感卻紮在他的身上,像是有麻藥一樣的,讓他漸漸失去知覺。

  

  現在,我睡著了嗎?我睡著了的話,我睡了多久?什麼時候睡著的?又為何沈睡?

  

  那裡,並沒有夢想啊——。

  

  巴不得甩開一切,只為了寫作而存在。

  他並不討厭現在所學的,然而所學的是否就會是自己真正喜愛的生活方式?沒錯,就如那隻已經離開了少年的貓所說的:「不喜歡變化的你說不定根本不適合設計。」她大概說了這樣的話,其實少年當時並不理解。

  然而現在卻痛的刻骨銘心。

  

  「你喜歡的不見得就是你所適合的。」少年突然體會到這個事實,然而他還是不想就此放棄。這不是什麼根性,他單純單純的,只是害怕自己被冠上「失敗者」的封號。然而他又驚覺,什麼時候自己開始害怕「失敗」了?

  他真的想不起來了,同時,他也對這個現實感到恐懼。

  

  車子一班一班的走,少年,杵在原地。

  心像是被鑿開的黑洞,填不滿,卻也掏不空。

  

  

  

  也許他身處一個戰場,即使插在身上的刀刃讓他苦不堪言,卻也無法背對這一切。

  因為少年相信,

  這一切,

  都是他無與倫比的榮耀。

 

  shadow of 2011, Nov, 14 I walked b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