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不及向眼前的少女搭話,她頭也不回的在我的視線邊緣留下她的髮尾。接著,就只剩下往前伸出而載滿了尷尬的右手,以及落在我身上的、來自路人的異樣眼光。
  
  「唉……」長嘆一口,我沒能來得及抓住她消失的背影。如果說,那是為了她好,那到還沒什麼,但是,我還是無法理解我自己會突然說出那樣的話。
  
  左手上的電子錶,數字剛跳入晚上八點。此時的自己,似乎就快要被充斥在這條街道上的燈光吞噬,而她,現在又到了哪盞燈底下呢?像是個快要消失的夢想一樣,飄渺而無助。對於那個沒能及時追上她的自己,我充滿了無限的疑惑。
  
  看著剛剛伸出的右手,他緊緊握住了空氣。
  
  「如果,我的話語能夠觸及妳心裡的傷口就好了。」背對她離去的方向,少年邁出步伐。
  
  腳步有些沈重,有些遲疑。在把街道的繁榮拋到好幾公尺遠之後,四周也安靜了下來。落在頭上的天空裡裝的是無數迅速飄飛的雲朵,不知從哪裡傳來的雷聲,正漸漸的侵蝕天空。
  
  「看來是要下雨了。」無視天空,我加快腳步朝著回家的路走去。
  
  
  
  ◤
 
  整個街道的燈光,融化在自己的眼角。即使知道四周的人都已異樣的眼光看著自己,但掛在眼邊的淚水卻幾乎快要潰堤。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到底知不知道我這樣的心情,而我這樣幼稚的掙扎又有多少能夠被他了解。
  
  所以,少女祈禱著,期望下一次見面的時候,也能在他的面前帶著最好的笑容。
  
  門自己關上了,濕掉的鞋子躺的散亂。也沒有心情脫去自己濕透的衣服,她只能靠著背後的牆壁來支撐自己的迷惘與懦弱。在黑漆漆的房裡,只有窗戶把持著些許閃電留下的微光。眼淚終於還是從她的眼角滾了下來,雖然也嘗試著用袖口把眼淚擦乾,卻忘了衣服早已被雨水浸濕。
  
  於是她只能不停喘氣,氣息在寒冷的空氣中化成霧氣,然後消散。是不是那些悲傷與猶豫還有掙扎就能像是這些霧氣一樣消散?
  
  不知道。
  
  「嗚……嗚……」在這再次被迷惘填滿的季節裡,我開始,大哭了起來。
  


  ◤
  這是第幾次了呢?一邊吐著白氣,我看著城市細縫中的天空。雲朵迅速的在建築物之間逃竄,像是不想要被什麼東西丟下、遺棄一樣,不停的嘗試往前追逐。明明就是個悠閒的早晨,但天氣卻是如此的差勁。
  
  她的心情,也許也和這片天空一樣混亂。
  
  不過,也不是什麼好事都沒有發生吧。
  
  「明天,早上,一樣。」手機在我的左手上,小小的螢幕裡顯試著昨晚傳來的簡訊。手機底下釣著的、像是破爛木片一樣的裝飾品稍稍搖晃著。我又吐了一口氣。「看起來今天也會下雨。」我自個兒笑了笑,因為這次我有準備雨傘。
  
  「呼……呼……呼……對不起……你來很久了嗎?」穿著淺咖啡色毛衣的少女氣喘晚吁吁的出現在少年面前。毛衣、黑色褲襪加上長靴。她微曲著膝蓋,大片大片的霧氣從嘴中散出。
  
  「不,我也剛到而已。」他回答。
  「公……公車……呢?」看來一下子她是沒辦法恢復了,想必是全速衝過來的吧。
  「還沒來,別擔心。」少年笑了笑,從背包裡拿出裝滿熱茶的保溫瓶。「喝點茶吧?是我剛熱過的。」在小小的杯子裡,他填滿一片溫暖。
  
  「呼……謝謝。」杯子很快的吻住她的雙唇,溫熱的茶水很快的帶回她臉上的紅潤。「啊——好溫暖!」她開心的笑。
  
  不過少年還是注意到了在淡淡化妝底下,那藏不住的淚痕。此時,他握緊了口袋中充滿汗水的手心。「那個……」
  
  「啊,公車來了!」朝著不遠處的公車揮手,少女喊著。
  「妳卡拿出來了嗎?」少年問。
  「在背包裡。」一面上車,她一面用戴著手套的手在可愛的帆布背包裡搜尋公車的儲值票卡。「咦……?在哪裡啊……?」此時公車已經關上門,朝著目的地出發。
  
  「先坐下來吧。」和司機打過招呼,他拍拍自己身旁的位子。
  「奇怪了……我應該有收進來啊……」疑惑與煩躁馬上就爬上她的面容,少年笑了笑:「妳戴著手套最好是摸的到啦,原本就笨手笨腳了,帶上手套不是更嚴重?」說著,他一把就從少女混亂的背包裡抓出儲值卡,並在機器上刷了一下。
  
  回來時少女正嘟著嘴看著自己。
  
  「真是愛生氣。」接著沉默突然淹沒兩人。
  
  平日,通往郊區的公車不會有太多人,更別說是前往山上的公車。這班公車在早上七點半上山,然後晚上六點半左右才會下山。所以,公車上除了少年、少女之外,就只有司機而已。
  
  兩人選了中間偏左的座位,不是第一排,而是可以看見第一排椅背的位置。如同過去一樣,少女坐窗邊,少年坐在走道旁。
  
  椅背上刻劃著許多文字,那是這台車還在市區內行駛的時候,很多學生留下來的痕跡。在這裡面,也包含他與她的回憶。
  
  一直都存在的回憶。
  
  「哈哈哈……你看這個。」指著已經有些模糊,用奇異筆話在椅背上的文字,少女微笑。
  「啊……還在啊。」一直都在。看著她的指尖,那裡用黑色的筆寫著「我們被外星人綁架了!」的字樣,驚嘆號還畫的特別大,讓其他人的文字全部被蓋了過去。
  
  「還記得嗎?小學那次搭錯車,不小心搭到這台的時候。」雙手輕放在短裙與褲襪的邊緣,她看著他。
  「當然,搭了二十分鐘想說怎麼還到不了學校,結果下車的時候竟然在山頂。」少年也笑了。「哈哈,還記得你那次還哭了出來。」說話的是少女。
  
  「啊……」少年無奈的嘆了口氣。「是啊,為了安慰我最後在回家的時候還騙我爸媽說我被外星人綁架了。」椅背上的字就是回程時少女寫下的。
  
  「嘿嘿,沒想到那時候的膽小鬼現在竟然是劍道部主將。」酸味十足。
  「真是不好意思啊……」他沒好氣的回答。
  
  在這輛公車上,一直都裝著他們的回憶,每一次、每一次,每當兩人難過的時候,就會搭上這台公車,前往只有他們知道的祕密基地。
  
  不過,那也是到高中為止。之後,兩個人上了不一樣的大學,到了不一樣的地方。
  
  公車車窗裝的景色悄悄的,已經從郊區的風景變成無數的枯木。兩人聊完了過去的點點滴滴,一時間也沒想到什麼話題,也就因此沉默。她,看著窗外的景色,他,則看著她的側臉。現在還不是晚上,所以車窗上並不會倒映出少年的視線。
  
  每當少女有意無意的轉過頭,少年便會假裝在休息。
  
  其實,即使離開了這裡,前往都市讀書的少年,在受到打擊的時候,還是會大老遠的回到這個地方,搭上這台公車,前往那個讓自己安心的所在。
  
  事實是,即使遠離了這個地方,到了城市念書的女孩,在難過、在悲傷的時候,還是會千里迢迢的來到那個公車站牌前,等待這台公車,等待那個地方,帶給自己安心。
  
  然而,兩人卻不曾碰面。
  
  直到前幾天,兩人在被返鄉人潮塞滿的車站前相遇。
  
  少女,過的很好,只是有些遺憾;她有很多人追,也有個很看好的未來。
  
  少年,過的很好,只是有些遺憾;他是劍道部的主將,在打工的公司裡也已經獲得上級的青睞,工作基本上已經有了。
  
  ——那小小的遺憾。
  
  喀……嚓——嘶——!關上門的公車迅速離開孤立在山頂的站牌。意料之中,這裡已經被白雪蓋滿,四周只剩下一整片的純白。少年拍掉積在公車站牌上的積雪,兩人紛紛確認了下一班車的時間是否還是下午六點半。
  
  根本就不需要確認。
  
  穿過小徑、走上神社的階梯,繞到神社後面然後跳過有些結冰的小溪……最後,到達一個位在後山山頂、堆積了很多木板的矮樹叢。
  
  「哈哈哈……果然是受不了歲月的摧殘啊」。看著樹叢上的木板,少年苦笑。
  「是啊,不過木板還在就已經是奇蹟了。」少女跟著苦笑。
  
  兩人每次來到這裡,都會想辦法把被風雨吹走的木板撿回來,雖然要在弄成以前的小木屋,這些木板已經遠遠不夠,但,兩人只是持續的收集著這些木板。
  
  「在找些什麼嗎?」看著少女的動作,少年問。「嗚……沒什麼……我的手機掉進去了。」
  「啊?啊……這邊風還蠻大的,小心啊。」少年一起蹲了下來,試圖用手去撈卡在裡面的手機。「等一下喔……啊……快鉤到了。」充滿枯樹枝的矮樹叢其實刺的他有點難過,而天空也漸漸的飄起了雨。
  
  「啊……你會受傷啦,快下雨了所以就……」反正也是用了一陣子的手機,差不多該換了。「……」少女像是看見了什麼一樣,楞住了。
  
  「凜?凜?妳怎麼了?」感覺到來自後面的溫度,少年有些慌張。
  
  
  
  「我是說如果,如果喔,如果妳覺得很孤單……如果!如果妳希望的話,還有我在。我會一直在妳身邊,無論到了哪裡。」在互相報告完自己的近況之後,少年這麼說。
  
  真是的,還越說越小聲。膽小鬼。
  
  
  
  「就這樣,一下子,好嗎?」把臉埋在少年的背上,少女說。
  
  
  
  在少年手機下面的那片、看似破爛的木製鑰匙圈,上面刻著的是兩個人的名字,以及畫的有點歪斜的雨傘。這是在小木屋還沒被風吹垮以前,兩人在牆壁上畫下的小圖案。
  
  也是,少女這幾年來一直在尋找的碎片。

  ——————————————————————

  各位好,我是夏德爾.沃弗奈特。

  這個作品不只是一段歌詞,而是用了整首歌作為材料,並加入我的想法而完成的短篇愛情故事,請笑納。

  希望各位會喜歡這樣的作品。
  以下是這個作品的歌曲。

  

  ▍誰かのためなら悪くはないけれど
  ▍理由らしいものは今日も …見えない
  ▍曖昧なリアル 点と点をつなぐ光
  ▍消えそうな夢を そっと握りしめてみる
  
    如果是為了某個人的話倒是沒有什麼關係,
    但可以當做理由的東西在今天,也尋不著。
    充滿曖昧的現實,連接點與點的那些光芒,
    在那要漸漸消失的夢裡,悄悄的握緊在我的手心。
  
  ▍僕たちの声が
  ▍君の癒やせない傷痕に届けば
  
    希望,我們的聲音,
    能夠觸及到妳無法治癒的那些傷口。
  
  ▍ナガレテク 雲の速さへと
  ▍置いてかれないように叫ぶ 今日のエチュード
  ▍カナエタイ 静かな絶望の先に
  ▍新しい はじまりへのページ
  ▍その手をとって 君が望むから
  ▍どこまでも行こう
  
    跟上飄飛的雲,
    為了防止被拋棄而高歌的,今日的那首練習曲,
    為的是要實現在寂靜的絕望那頭、翻開正要開始的新頁。
    然後將妳的手挽起,如果那是妳所希望的,
    那麼就到天涯海角吧。
  
  ▍かたくなな瞳いっぱいの涙で
  ▍潤んだセカイ 歪んでしまうね
  ▍不器用につむぐ 精一杯の言葉は
  ▍どれだけ正しく 交わしあえているだろう
  
    強忍著充滿眼眶的眼淚,
    被淚水沉浸的世界就這麼扭曲了,
    連接著不成熟的那些全心全意的話與,
    到底有多少能夠正確的傳達給妳了解呢?
  
  ▍だからこそ祈る
  ▍どうか、君の朝に笑顔の調べを
  
    所以,我祈禱,
    無論如何,請讓我帶著微笑拜訪妳的早晨。
  
  ▍カワリダス 街も風の音も
  ▍とらえた息吹きの数 ほどけるソリチュード
  ▍ナンドデモ 僕たちは歩きはじめる
  ▍くり返す 戸惑いの季節を
  
    無論是這座城市還是風的聲音都將開始改變,
    抓住多少吐息就能夠解開多少寂寞,
    無論重複多少次,我們都將邁出腳步,
    在這不停重複的,充滿疑惑的季節。
  
  ▍ナガレテク… ナンドデモ…
  
    一切都不曾止息……
  
  ▍ナガレテク 雲の速さへと
  ▍置いてかれないように叫ぶ 今日のエチュード
  ▍カナエタイ 静かな絶望の先に
  ▍描く未来 自由な意志で
  
    跟上飄飛的雲,
    為了防止被拋棄而高歌的,今日的那首練習曲,
    為了用自由的意念實現那在寂靜的絕望那頭所描繪的未來。
  
  ▍カワリダス 街も風の音も
  ▍とらえた息吹きの数 ほどけるソリチュード
  ▍ナンドデモ 僕たちは歩きはじめる
  ▍くり返す 戸惑いの季節も
  ▍その手をとって 君を連れ出すよ
  ▍変わる未来へ
  
    無論是這座城市還是風的聲音都將開始改變,
    抓住多少吐息就能夠解開多少寂寞,
    無論重複多少次,我們都將邁出腳步,
    在這不停重複的,充滿疑惑的季節。
    而我將會牽起妳的手,將妳領向即將改變的未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