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 是個茶包 全沉下去了
  開個窗吧妳開口 試收起擱淺的船錨
  揚起帆 在這小小的星球裡要如何流浪?
  妳說 我不懂
  我不懂 我懂
  
  在衣領綁了線 踩一過午的涼風妳跳出窗緣
  一陣午後貓鳴斷了線
  架上裝飾的抱怨 摔的輕脆
  
  開個窗吧 妳說
  港底的錨成了哪條魚的別墅?
  提著下午 添上隻字片語於是
  在風乾的鐵鏽上 品嚐妳
  
  開個窗吧
  杯的提把上妳坐著
  流行音樂吵雜 爵士樂也好不到哪
  用天空砸壞窗、摔壞名為城市的收音機 

  茶去杯空
  雨也摸走了一整個午後
  
  
  ——————————————

  自己泡的紅茶固然好喝,但茶包使用太多次也會變得難喝。
  正如同想念有時甜美,過度時卻反而會失去滋味。
  為了洗掉那一身的名為「想念」的紅茶味,少年開了窗,希望午後的細雨能夠有些幫助。
  然而午後的細雨不僅洗去了香氣,也朦朧了少女離開的方向。

  shadow of 2011, Oct, 20 I walked b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