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
  你買了把手槍斃了自己 偶爾的事
  最近
  你買了把手槍斃了自己 時常的詞
  現在
  所幸買不著而成一具死屍 你早已是
  
  親手填入一顆顆的子彈 只是你矇著眼
  人生就是場豪賭 連板機都摸不著
  而這是僅屬於你的舞台華麗
  卻也沒有半個來客
  
  於是你扣下板機 扣下板機
  性命就懸吊在食指上也掛著名為不知所以的法碼
  你控制著 也不被控制
  聲響稍來耳邊
  
  「在到達之前你有活著的義務,因為你已造就了我。」細語如是說。
  你又知道這是另一把左輪的媚惑
  然而誰在乎呢?

  反正 看不見

  
  
  ----------
  
  很多事情並不能當做藉口,然而那卻是問題的主因。
  在自己與世界間掙扎,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的夢想也不奇怪。
  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這一切都必須被堅持下去,所以他以夢想為旗幟,朝著自己所相信的地方而去。
  他很清楚自己有些部分並不如人,他也知道自己有些地方無人能敵。
  究竟是沒有人懂他,還是他不懂別人?
  
  「那是你自己的問題。」少年說。
  
  於是自我了斷。

  shadow of 2011, Oct, 17 I walked b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