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筆 你寫詩
  從不問的是它到底還有多少餘力 價值九塊
  總以為寫的完
  所以喝著百四的咖啡而不去看到底還剩多少 騙了滿身氣氛
  
  心開開又合合 像是必須的氧氣被人說的好像真的可以助燃
  是 它是可以然而少年卻不以火為字
  他點著沈默希望有人懂
  
  就在打算寫最後一行時你擠眉
  它總是消失
  於是你又買了一隻筆
  
  數九枚硬幣
  
  
  
  ----------

   最近看了葉青的詩集,實在是自嘆不如。看著看著突然隨手寫寫發現這樣也能是一首詩,當然我並不知道好壞,我只知道唸起來很順。大量使用「你」這個字可能 是他的風格,因為他說「除去所有贅字之後我的詩會只剩下『我愛你』三個字」。而這是不是代表著自己被它影響的太多?也許是,也許不是,但我知道的是我深深 被這樣的寫法吸引,在無數書籍裡偏偏被我挑中這一本,彷彿在吸引著我一樣,我把這本詩集帶回家。
  
  它會成為我的一部分。
  
  
  
  這其實是一支價值九塊錢的原子筆的故事,寫不完的,也不只有詩。

  shadow of 2011, Oct, 1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